<cite id="j6dyb"></cite>
    1. <cite id="j6dyb"></cite>

      <cite id="j6dyb"><span id="j6dyb"></span></cite>
      1. <rp id="j6dyb"></rp>

          <cite id="j6dyb"><form id="j6dyb"></form></cite>
        1. 尊重歷史才是好的歷史小說--理論評論--中國作家網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2

          歷史題材小說的創作,中外都有,已不是什么新鮮話題。寫什么,怎么寫,每個作者都會有自己的視角和表現手法。

          出于對歷史小說創作的愛好,本人目前已有三部歷史小說出版,其中《秦楚情仇》(上下卷)《汲黯傳》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發行,《符氏三皇后》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發行。作品是否能受到讀者的歡迎,由讀者去評判,但作為作者,對作品的出版還是感到十分欣喜。欣喜的主要原因不僅僅是作品的出版,而是在于出版社對書稿的高質量要求,編輯們豐富的知識和對作品一字一句的嚴格把關,使我對如何寫好歷史小說有了新的認知,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得到了提高,所以,忍不住寫寫歷史小說創作中的一些感受。

          寫小說是我的業余愛好,自1981年發表處女后,雖然不斷有作品散見于文學刊物,但都是現實題材。因為是業余愛好,所以,在1997年到2007年做博物館館長期間,便從文學轉向了文博和歷史學術研究,十多年沒有涉足小說創作。直到做了地方史志辦公室主任,著手編修《淮陽縣志》,環境清凈了很多,才又“重操舊業”,寫起小說來。但依然是現實題材小說,如上訪題材長篇小說《無路之路》,從修志角度寫官場的《史官》,寫文物保護的《博物館館長》等。出于對文學的喜愛,曾經也讀過不少歷史小說,但沒有就歷史與歷史小說進行過思考,后來隨著對歷史的研究,感到不少歷史小說不乏“演義”之作,甚至出現不少亂穿越現象。本人認為,既然標明是歷史小說,就要在寫出“歷史真實”的同時,又有作品的藝術質量,無愧于讀者,才是好的歷史小說。

          淮陽地處中原,是三皇故都,歷史悠久,文化厚重,物產豐盈,歷史上是兵家必爭之地,發生在淮陽的重大歷史事件,出現的杰出人物,不勝枚舉。很早就想寫寫歷史題材,但一直不敢動筆,一是懼怕筆力有限,二是認為沒有豐富獨到的考古資料,寫不出史籍以外新的東西,沒必要再寫,要寫就寫史料不清,又有考古發現,能寫出更真實的歷史和人物,這樣的小說才有價值。所以,一直沒有動筆。

          走向寫歷史小說,得益于我做過10年博物館館長和5年地方史志辦公室主任,編修《淮陽縣志》。2011年4月,在完成《淮陽縣志》評審稿,準備對志書進行省級評審的時候,我得到一個震驚的消息:中央電視臺播放了專題片《復活的軍團》,其中第五集《舉國之戰》講到公元前224年——公元前223年秦滅楚時在楚國舊都陳城(今淮陽縣城)進行了為期一年的戰爭。尤其是講到1975年在湖北云夢縣睡虎地出土的一塊木牘,是參加這次戰役的叫黑夫和驚的弟兄倆的家書,并是目前中國發現最早的士兵家書。家書中講到“直佐淮陽,攻反城久”。淮陽曾經是楚國都城,有很多秦楚之間的故事。但是,史書記載的都是孤立的事件,都是歷史的碎片。這件文物的發現,引發了我創作歷史小說的興趣和靈感。為了驗證它的“真實性”,親赴湖北云夢實地考察,親見文物。

          完成這一切,又結合我們當地的諸多考古發現和史籍,做好功課,列好提綱,便準備創作《秦楚情仇》,書寫戰國時期這段亂世歷史。可是,當進入寫作狀態時,卻一臉的茫然,首先遇到的困難是語言。平時寫現實題材小說,以自己的風格即可,現在一舉起筆,卻遲遲難以落下:太文雅了,讀者不好接受;按現實小說的語言又沒有古味。如我、吾、你、汝的運用,之、乎、者、也的運用,很難把握如何運用更合適。閱讀司馬遷的《史記》,“我、吾、你、汝”,在不同的文章中也不盡相同。僅開頭的1000字居然折騰了半年,遲遲找不到感覺,把握不準。所以,只得采用敘述語言古今結合,人物對話力求古味。小說在《小說月報》發表后,征求讀者的意見,回答也不盡相同。在作家出版社出版時,重新修訂,受益匪淺。《汲黯傳》雖然寫的是西漢的歷史,除上述問題外,還遇到了新的問題,如年代問題,敘述中如果僅按歷史的紀年法,讀者一時難以分清公元的哪一年,如果在下面注釋,有點像學術著作,通過反復探討,接受責編的意見,采取在括號中注明的辦法,這樣讓讀者一目了然。

          同時我認為,寫歷史事件和人物,必須站在那個時代背景下對事件和人物進行考量,而不能以今天的視角和思維去衡定。對于政治人物,要站在當時的政治背景和時代格局的高度去評判,而不能以個人的喜好和標準去“孤立”地評價。否則,就會“非歷史”。如《秦楚情仇》關于秦始皇形象的塑造:秦始皇的形象2000多年來“暴君”“焚書坑儒”等已成“定論”,寫作中通過考古資料和各種史料分析,斷定這是“冤案”:戰國時期七雄爭霸,天下紛紜,不用武力,能統一天下?如果以一些“學者”的“就事論事”的觀點,不站在政治的高度,怎么能正確評價帝王?戰國時百家爭鳴,天下統一了,治國時難道還要陰陽家、墨家、法家、道家、縱橫家,百家爭鳴?還要使用縱橫之術合縱連橫,相互攻伐?且秦始皇焚的書多是那些“術士”欺騙他的“術書”,真正的各國史籍都藏在了圖書館,倒是項羽帶兵進入咸陽城后把整個城,包括圖書館都燒了。所以,寫作中堅持以考古為準,還原真實的秦始皇,沒有把他寫成暴君。類似這樣的東西很多。總之,歷史小說雖然不是“史”,但要通過藝術的形式還原歷史,再現“真實”,不能隨便演義,所以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研究歷史者可為史,喜歡文學者可為文。為此,不知在寫作中承受了多少“苦”。

          《符氏三皇后》寫的是趙匡胤兵變前后的那段歷史,即五代及北宋的歷史,寫的也是亂世。很多史實,1000多年來一直是個謎,如趙匡胤兵變后為何不“大開殺戒”?他是如何死的?宋史都是宋朝人寫的,很多史實要么不寫,要么寫得很隱晦。所以千年來有很多不解之謎。通過考證發現:趙匡胤是后周皇帝一手培養的,他的弟弟趙匡義的夫人與后周第二任皇帝的皇后是親姐妹。過去很少有人清楚這個史實。于是,依據考古,大膽揭秘。該書出版后,天津廣播電視臺對小說進行了連播。他們在連播的后期對我有個采訪,問我想象的成分有多少。我舉例說:我和一個朋友某年某月某日從淮陽出發,于某年某月某日到了天津,做了什么事,作為史料,會這樣簡單的記載。但路上我和朋友看到了什么,想了什么,說了什么,這是小說。但保證小說中的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都是真的。

          歷史小說不僅要寫出歷史事件和人物的真實,還要寫出這個時代人們的飲食起居、風俗習慣、建筑等時代特征,這樣才能把讀者帶入那個時代的情景中,才更具真實感。如《秦楚情仇》中在描寫王翦帶兵攻楚的戰馬時,依據秦始皇兵馬俑中戰馬的裝束,特別寫了戰馬的尾巴:為了防止交戰時與對方的馬尾交纏,或者纏在戰車的車把上,特別把馬尾扎起來。在寫頃襄王安葬時,陪葬品則依據他的墓葬出土文物,如數如實描寫。這樣不僅具有真實感,也更具知識性。

          歷史事件和人物有大的時代背景,也有小的生活環境,如果忽略了小的生活環境的書寫,很容易給讀者“飄”的感覺。人物形象和場景也難以立體化。《汲黯傳》寫到汲黯做東海郡太守時,因為筆者沒有去過山東臨沂一帶,對那里的地理環境不熟悉,對那里漢代的風土人情一無所知,感到寫不出那時“真實”的東海郡,所以,這一章不得不先擱置下來,直到全書寫完,親自到臨沂一帶考察了一圈,到博物館和考古所通過文物了解漢代東海郡的方方面面,才寫出這一章。

          歷史小說還有一個避不開的問題:引用歷史人物的作品和詔書、祭文等,是原文引用還是使用翻譯文本。通過反復掂量,為了凸顯歷史的真實性,對于這些,需要采用的,一律使用原文。因為有些古文用現代的詞匯,很難準確表達出當時的語義。這樣,可能會給讀者帶來閱讀的不便,但會給讀者真實的歷史。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
          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