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6dyb"></cite>
    1. <cite id="j6dyb"></cite>

      <cite id="j6dyb"><span id="j6dyb"></span></cite>
      1. <rp id="j6dyb"></rp>

          <cite id="j6dyb"><form id="j6dyb"></form></cite>
        1. 姚鄂梅:每個人都曾是故事的主角--理論評論--中國作家網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3

          有段時間,我在一個類似橋頭的地方上班。辦公樓是新裝修過的,井然有序,一塵不染,窗玻璃特別裝了雙層,因為樓下便是三條馬路的匯聚地,機動車非機動車從三條路上呼嘯而來,擠上一百多米長的引橋,然后從橋上過江。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那段引橋附近,三路車馬無論如何也不肯低調通行,誰都像是要去救火,結果自然是在那里堵成一團,有時還傳出巨大的不明聲響,類似酒瓶摔破的聲音。每當此時,江里的貨輪看熱鬧一般,幸災樂禍地喝個彩,揚長而去。這一帶是老城區的中心,引橋兩側從三十年代起就是響當當的水陸碼頭,煙火繁盛,生意火爆。一年年下來,那些商鋪的門臉換了一茬又一茬,每換一茬,就多出幾個新面孔,畢竟地方只有那么大,那些門臉漸漸被擠得鼻歪眼斜,失了體面,比如中心商場的招牌被一只巨大的羊蝎子擋住一半,理發店的旋轉燈依偎在高挑的服裝模特腋下,而服裝店門口的插座上,連著一個榨甘蔗汁的小機器,老板每天向那個流動營業的男人收取電費。銀行營業部樓上就是住宅,晾衣架上的花褲子無數次掉下來。這還不算那些做游擊生意的外鄉人,擺在地上的虎骨麝香,掛在身上的神奇古玩。有一次,街邊慢悠悠走過一個一絲不掛的妙齡女郎,絕美的身體沾滿灰塵,但她泰然自若,毫不慌張。仍然是在這段引橋下,在江邊,每年總有三五個年輕的尸體被人打撈上來,放在溫柔如絲的江邊草叢里,等人認領。

          在這里,每個人都曾是故事的主角。我就曾在那個頭頂上賣羊蝎子火鍋的商場里遭遇過小偷,我去買皮鞋,手包式錢包剛一放下,依稀感到光線一暗,等我反應過來時,錢包不見了。經人指點,我來到一個曾在商場工作過的溫文爾雅的熟人面前,他說試一試,又叫我別抱太大希望,然而不到半小時,錢包找到了,錢被小偷用去了一些,問我介不介意。我當然要說不介意。

          每當我回想那一切,眼前總會晃過那些票房還不錯的所謂喜劇電影,我永遠不會對著那些狗血的場面發笑,因為我知道它是真的,真的就是那么雜亂、吵鬧、荒誕不經,外加形形色色的暴力,只是這里的暴力不是恐怖分子搞的那種暴力,這里的暴力多半是一對一的,是冰火相遇的瞬間迸裂,是一生只暴力一次的終極較量。

          這樣的暴力,其實不是暴力,是本能,是血性,是活著的證明。

          有段時間我特別喜歡那座橋,一上橋,風就來了,風從江上撲面而來,把那些烏糟糟的東西都吹到了腦后,過了橋,是一條修長而優雅的坡道,下坡的盡頭,就是外面,這給人一種印象,上橋之前的一切擁擠、卑微、驚慌,都只是暫時的,你唯一需要的是忍耐,一百多米長的忍耐,忍過了這段,你會豁然開朗,并感到欣慰,你畢竟平安無事地挺過來了。

          我從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寫到暴力,雖然只有那么一丁點,那種看似熱火朝天卻如履薄冰的生活,我一直拒絕寫到它,因為那無異于從腳下取一塊冰來雕一枝冰花。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
          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