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6dyb"></cite>
    1. <cite id="j6dyb"></cite>

      <cite id="j6dyb"><span id="j6dyb"></span></cite>
      1. <rp id="j6dyb"></rp>

          <cite id="j6dyb"><form id="j6dyb"></form></cite>
        1. 懸念:作為藝術與觀念--理論評論--中國作家網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4

          乍一看許春樵的兩篇小說《回頭》《骨頭》,似乎是常見的以故事為主的傳統小說。事實上,這兩篇小說都有非常完整的主要情節,頗符合傳統小說有完整故事情節的成規。這似乎有些溢出許春樵的藝術風格。縱觀三十余年的創作生涯,許春樵是一位堅持小說藝術探索的先鋒小說家。如此說來,這兩篇小說難道是許春樵在先鋒小說藝術探索路上的個案與特例?這樣解釋,也說得通。因為,作家的文學創作一直處于變動之中,在先鋒小說藝術探索道路上跋涉太久,回歸傳統,寫寫故事性強一些的傳統小說,換換胃口,也未必不是正常現象。何況曾經為先鋒小說家的蘇童、格非,后來不是都轉向了么。但是,如果不被這兩篇小說的故事性所迷惑住的話,我們往深處琢磨,就可以發現,它們未必不是先鋒小說呢。其先鋒性來自何處?如果我說其先鋒性來自這兩篇小說精心設置的懸念,你也許會不贊同。因為,傳統小說也會構筑懸念。至少傳統的章回小說,常常在一回終結之處,說道“欲知后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這不是懸念么。是的,這也是懸念。但是,傳統小說的懸念是體現在章法上的安排,其主要出于小說文法層面。而先鋒小說的懸念設置,就超越了普通的文法層面,而是具有深厚的思想考量。事實上,先鋒小說家馬原、洪峰、格非等,都是設置懸念的高手。在他們的小說之中,懸念迭起,甚至構成了“敘事”的迷宮,讓讀者有些摸不著頭腦。如此看來,懸念也是先鋒小說的重要特質之一。作為先鋒小說家一員的許春樵,其小說也常常通過建構懸念,來表達對于生活和人生的思考。

          我們先來看《回頭》這篇小說。《回頭》以三組人物的感情糾葛為紐帶,來展開小說的敘述,似乎是十足的通俗小說的情節模式。孟陽和葉琳是夫妻,葉琳認為丈夫孟陽和楊夢麗出軌了,所以要離婚。按照葉琳的說法,孟陽和楊夢麗之間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而且被葉琳現場“捉奸”,而且楊夢麗也坦率承認,這是第一組情感沖突。但是,楊夢麗此后遠赴西洋,孟陽和楊夢麗二人也從此分道揚鑣。這是第二組情感沖突。葉琳懷著復雜的心情,和港商黃老板玩起了情感游戲,且故作惡作劇,把孟陽和黃老板召集到一個飯桌,煞有介事地當著孟陽的面,向黃老板表達感情。這是第三組情感沖突。如此看來,《回頭》的故事線條清晰,所要敘述的情節,堪稱經典而又常見的橋段。但是,《回頭》的重點顯然不是要敘述愛情多角戲。它以精心設計的懸念,將三條故事線條切割成充滿懸念的敘述單元。葉琳為何要和孟陽離婚?孟陽會安全回家嗎?孟陽被葉琳“捉奸”在床,真的是無辜的么?葉琳會真的嫁給黃老板嗎?上述幾個懸念,把幾個故事切割成敘述的板塊。直至小說的結尾,上述懸念,除了孟陽因為輪船失事,葬身大海之外,其他懸念到小說的結尾也一直沒有解開。

          同樣,《骨頭》也貌似是一篇傳統小說。它似乎是一篇古典忘恩負義故事的現代版。“我”從九歲到十二歲,因為母亡家貧,被送往家庭同樣困苦的舅舅家,被舅舅收留。“我”后來成為了出版社的一名編輯,在省城安家。舅舅因為幫助鄉親購買種子,被騙。于是,他決定來省城找騙子,為鄉親討回血汗錢。當舅舅來找為之自豪的外甥時,“我”卻連為舅舅提供基本住宿的想法,也沒有辦法實現。最后,舅舅獨自尋找騙子。未果,舅舅不得已回到家鄉縣城建筑工地做小工,為償還鄉親們被騙錢款,以年近七十歲的衰弱之身,扛水泥。又因為失足,從木梯上摔下,黑心老板耽誤了治療,最終喪命。從一定意義上講,舅舅喪命,和“我”沒有對舅舅施以援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但是,這個傳統的忘恩負義的故事,被幾個懸念所切割。在省城要飯的乞丐是舅舅嗎?舅舅是否找到了騙子?“我”回到省城后,是否最終考驗了同居女友?小說行文最終,除了明確了舅舅最終沒有找到騙子的懸念解開了之外,其他懸念依然“懸”在那里。

          圍繞懸念,小說敘事形成塊狀結構,溢出了單一性線形敘事的束縛。小說《回頭》的主干情節,故事時間只有一個晚上。主要情節就是葉琳等待孟陽回來,在離婚協議上簽字。但是,圍繞離婚的原因,小說通過懸念組成了相應的敘事板塊。孟陽和楊夢麗的故事、葉琳和港商黃老板的故事,圍繞相關懸念,自然地鑲嵌其中。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回頭》表面上是按照自然時間來敘事,但是,由于懸念的設置,小說頻繁倒敘、插敘,使《回頭》的線形敘事被頻繁肢解。這是《回頭》敘事形式上的先鋒性之所在。而《骨頭》則由舅舅是不是那位在飯店吃飯堅持付款的乞丐為核心懸念,把一名乞丐在飯店吃飯的故事,和“我”尋找舅舅的故事,粘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個空間敘事形式。通過這樣的敘事方式,《骨頭》完成了敘事形式上的探索。如此看來,由于懸念的設置,《回頭》和《骨頭》實則在形式探索上,別具風格,突破了線形敘事的限制。

          然而,無論是《回頭》還是《骨頭》,都不是為了設置懸念而設置懸念。除了敘事形式上的探索之外,這兩篇小說所構筑的懸念,都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

          《回頭》的核心懸念是孟陽和楊夢麗之間到底有沒有茍且之事。按照葉琳的說法,孟陽和楊夢麗之間是發生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其理由有二。一是她親眼看到了他倆躺在他們家的床上,而且楊夢麗衣衫凌亂;二是楊夢麗親口承認了,她和孟陽之間,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基于上述兩個原因,葉琳肯定孟陽和楊夢麗之間發生了不該發生的男女關系。然而,孟陽竭力否認他和楊夢麗之間發生了實質性的關系。他一再宣稱,他和楊夢麗之間并沒有私情,楊夢麗也只是僅此一次來到他們家。葉琳自然不相信孟陽的話,只是堅信眼前所見的場景,堅持認為孟陽和楊夢麗之間有茍且之事。于是,葉琳堅持要離婚。孟陽只有冒著生命危險,按照葉琳的要求,連夜趕回家,在離婚協議上簽字。由于輪船失事,孟陽也因此而命喪大海。至此,孟陽和楊夢麗之間到底有沒有發生男女私情,也成了一個無法解開的懸念。這一懸念的設置,除了形式上的重要作用之外,其實還有著一個重要的思考。那就是,眼睛看到的事實,就是真的么?正如葉琳所看到的現場那樣,孟陽真的和楊夢麗有私情嗎?隨著孟陽的離世,這一懸念一直無法得到確切的解答。而《回頭》其實又制造了一個更大的懸念:誰回頭?是孟陽還是葉琳?《回頭》所設置的一連串懸念,讓真相撲朔迷離。真相的懸置,顯然是先鋒文學重大主題之一。

          《骨頭》最為核心的懸念是“乞丐究竟是不是舅舅”。小說開頭,一名乞丐走進飯店,要求點餐,并且堅持自己付費,堅決不接受老板的免費餐食。當地報紙以《乞丐點炒飯 要的是尊嚴》為題,報道了這一事件。而自己的舅舅在那段時間恰好正在省城找騙子,但是,和“我”失去了聯系。后來,舅舅告訴“我”,他每餐一個饅頭一缸子白開水對付著生活。從舅舅告知的情況來看,那名乞丐不是舅舅。然而,從照片來看,那名乞丐的手指有殘疾,而舅舅左手也斷了兩根。當舅舅過世后,從舅舅提包里,找到了刊登有《乞丐點炒飯 要的是尊嚴》報道的報紙。從舅舅在省城尋找騙子的時間來看,從乞丐和舅舅都有殘障的左手這一特征來看,乞丐就是舅舅。但是,從舅舅所陳述的生活狀況來看,乞丐不是舅舅。隨著舅舅過世,乞丐到底是不是舅舅的懸念,也就無法解開。但是,小說并不急于解開這一懸念。不管舅舅是不是那位乞丐,在價值觀念上他們之間卻有著一致性。乞丐雖然是要飯的,但是,乞丐也有乞丐的尊嚴,所以點餐堅持付款。舅舅不愿意打擾外甥,寧可在省城流浪。為了打消同村人的疑惑,堅持在工地做小工,償還村人的錢款。“餓死也不能丟人呀”是舅舅的價值理念。那位乞丐是不是舅舅,也許不重要。重要的是,乞丐和舅舅所秉持的價值觀是一致的。懸念的設置,讓《骨頭》強化了要堅守人的尊嚴的理念。

          《回頭》和《骨頭》兩篇小說,貌似平常的故事,由于懸念的介入,使小說在敘述上頗具有先鋒小說的風格。而通過懸念,使小說具有特別的思想意蘊。貌似平淡,實則富有內涵,這應該是許春樵小說創作的一個重要的特征。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
          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