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6dyb"></cite>
    1. <cite id="j6dyb"></cite>

      <cite id="j6dyb"><span id="j6dyb"></span></cite>
      1. <rp id="j6dyb"></rp>

          <cite id="j6dyb"><form id="j6dyb"></form></cite>
        1. “炫技” 、教學、帶貨……當非遺遇到互聯網視頻社交,他們希望——
          讓非遺更加立體地活在當下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鄧立峰 發布時間:2020-04-20

            對吳立喜來說,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考慮晚上剪紙教學的內容,想一下當天要教大家剪什么,然后準備剪刀、紅紙、圖樣等材料……

            這是一場“屏對屏”的教學,在抖音短視頻平臺上,每天晚上六點,生活在黑龍江齊齊哈爾的剪紙藝術家吳立喜會準時打開直播,向她的“粉絲”們直播教學。每天如此,她已經堅持了兩個多月。

            同樣是手藝人的楊慧子也有開直播的習慣。跟吳立喜不同,任教于北京聯合大學藝術學院的楊慧子不只在抖音上直播,她的陣地比較豐富:抖音、一直播、騰訊等,涵蓋了當今國內熱門的直播平臺。她還有一個固定的“任務” ——每到周六,楊慧子就會在一直播平臺上為長沙圖書館的讀者們介紹傳統的民間藝術,講解各種手工藝技法……

            在這個互聯網視頻社交蓬勃興起的時代,很多像吳立喜和楊慧子一樣的非遺手藝人,都選擇在抖音、快手這樣的短視頻或直播平臺上注冊賬號,將自己的手工藝技巧搬上網絡,“炫技” 、教學、帶貨……他們用自己的實踐來為“非遺 視頻”的傳播模式嘗試種種可能。

            從“炫技”到教學:堅持的背后是對手工藝的愛

            “還能這么玩? ”當曾修權第一次打開抖音時,在各種應接不暇的短視頻之間滑動,他發現:“抖音上全是各種炫技的視頻。高手在民間呀! ”

            曾修權是四川人, 20歲出頭便來到浙江,從給別人打工開始,在嘉興生活了十幾年的曾修權如今已經成了老板,他有自己的羊毛衫生意,也享受著作為生意人的穩定和富足。一切從2018年初開始有了變化——他注冊了抖音,并且決定在上面更新視頻,那時的他沒想到,不久后自己就成了民間文藝領域的“大V” 。

            “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很好玩,看到別人都在展示自己的才藝,也手癢癢,想試一試自己能不能火一把。 ”曾修權的獨特技能是做草編,將棕櫚葉裁剪,編織,做成動物的樣子,曾修權的草編作品做得惟妙惟肖。

            “小時候,爺爺奶奶經常帶著我上山,采一些棕櫚葉,編一些小螞蚱、小蛇給我玩,那時候就覺得特別有意思。 ”來到嘉興,有一次他在電視上看到關于草編的節目,一下子記起來小時候跟爺爺奶奶學習的編織技巧。曾修權開始研究草編,“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有時候還會整到大半夜” 。當決定將自己的草編作品發到抖音上時,曾修權為自己取了一個“草編哥”的網名,首頁簽名為“一個被‘毛衫’耽誤的民間藝術家” 。

            出乎他的預料,“草編哥”的視頻很受歡迎:他把自己編織的龍、鳳凰、駱駝等發到平臺上,點贊量很快過萬,視頻評論中網友都跟他“求教程” ,甚至有網友給他評論:“是我把草寄過去,還是你把手寄過來? ”

            這更加激勵了曾修權,他開始花更多的時間研究草編,創作新的作品,并嘗試創作一些新的草編形象。他用棕櫚葉編織了動畫片《冰河世紀》里的小松鼠斯科萊特的形象,發到抖音上,點贊量達到了20萬。

            在抖音上堅持了三年,“草編哥”已經有24萬的粉絲量了。“一開始是為了炫技,做著做著就發現自己是真的熱愛手工藝了。 ”曾修權說。

            同樣是因為熱愛在堅持的是吳立喜。吳立喜注冊抖音的時間并不長。今年1月底,當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之時,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發出《弘揚志愿精神勇擔使命共克時艱為疫情防控貢獻文藝志愿服務力量》的倡議書,倡導文藝志愿者“屏對屏,心連心,以藝抗疫、用愛相守” 。作為文藝志愿者的吳立喜立即行動起來,她注冊了“以前從來沒玩過”的抖音,從2月12日開始,吳立喜每天直播一小時,以剪紙教學參與到文藝志愿行動中來。

            “在這種特殊時期,大家都宅在家里,內心的焦慮肯定是有的。于是決定用剪紙這種手工藝來幫助大家分散注意力,因為剪紙是一項需要精神集中的活動。 ”吳立喜將自己的剪紙作品發到網上,同時在每天晚上的直播中一步一步地教大家做剪紙作品。

            漸漸地,吳立喜的粉絲多了起來,兩個月堅持不斷的直播吸引了將近兩千位粉絲的關注,很多人每天都會觀看她的直播,吳立喜甚至有了自己的微信粉絲群。疫情期間,她還專門錄制了將近20個剪紙視頻,發送給黑龍江省第二批支援湖北醫療隊的119名醫務人員。

            “我的目標是教會大家做剪紙作品,傳播剪紙文化。 ”抱著這樣的目的,吳立喜一直在堅持著自己的教學直播。如今,疫情有所好轉,很多人都已經開工上班,吳立喜也有自己的工作。“但如果朋友們需要,我還是想繼續做下去。 ”吳立喜說。

            “直播帶貨”的嘗試:工藝產品銷售也能“潮”起來

            像吳立喜和曾修權一樣在堅持的手藝人并不少,楊慧子很早就開始了在視頻平臺上傳播自己作品的嘗試,在大學課堂教學之外,她把自己的時間都用在了制作手工藝作品上。楊慧子是一位“會得很雜”的手工藝人,剪紙、印花、雕刻、編織,她都在嘗試。

            楊慧子在一直播和抖音上的直播以手工藝技法的教學為主——跟很多在社交視頻平臺上直播的藝人一樣,楊慧子發現,技法的教學是最受歡迎的內容之一。“不同的平臺,直播的觀看量也有所不同:有的平臺觀看人數少,但觀眾群很穩定;那些觀看量大的平臺,‘潛水’的人往往也會很多。 ”

            通過長時間的實踐和觀察,楊慧子對視頻平臺更加了解,她有了一個新的目標:通過社交視頻平臺“帶貨” 。

            從2019年開始,“直播帶貨”成為一種時興的互聯網銷售模式,從化妝品、食品、家用產品到“直播賣樓” ,“社交視頻平臺 電商”的嘗試一直在進行。這吸引了很多人投入其中。

            非遺產品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變現” ,這是很多民間藝人的想法。楊慧子也有這樣的打算。她一直在嘗試銷售自己的手工藝產品,楊慧子有自己的淘寶店,但很多社交視頻平臺都為電商設立了進入的壁壘,發布視頻或進行直播產生的流量很難被利用到網店的銷售之中。“如果背后沒有強大的團隊,網絡‘帶貨’還是比較困難的,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和金錢,對個人或小的團隊來說,這并不容易。 ”

            她嘗試了“轉型” ,最近,楊慧子與中國手藝網達成了合作,她將利用中國手藝網的賬號,在京東和騰訊的平臺上進行直播,通過電商平臺嘗試“直播帶貨” 。

            與單槍匹馬的個人和小團隊一樣,一些與傳統工藝相關的公司也在嘗試銷售“轉型” 。北京市琺瑯廠有限責任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琺瑯廠的直播陣地在淘寶,每次直播兩個多小時,琺瑯廠的工作人員會介紹他們生產的景泰藍產品,也會介紹掐絲、點藍等相關工藝。“每次直播差不多會有一千左右的觀看量,我們在直播過程中推薦的產品一般也會全部賣出去。 ”北京市琺瑯廠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董艷娜表示,這種“直播帶貨”的模式效果不錯,也是可以持續下去的銷售方式。

            但董艷娜也認為,網絡直播并不能讓買貨的人“掃全場” ,“我們還想讓大家看看生產車間,看看我們的傳統技法,而不僅僅只是賣出幾件產品” 。在董艷娜看來,直播帶貨“更適合那種小的手工藝產品,大件的商品還是去實體店比較好” 。“我們更希望大家能多了解景泰藍文化,互聯網平臺自然能起到促進作用。但大家能到現場親自體驗一下還是會更好一些。 ”董艷娜說。

            資金?流量?:民間藝人需要更多的支持

            “剛開始火的時候,我想,以后粉絲多了,可以在抖音上賣羊毛衫。 ”“草編哥”曾修權也想過通過視頻社交平臺“變現” ,但他也覺得草編和羊毛衫之間的差異太大,不好轉換。“制作草編產品又有太高的時間和手工成本,除非組織作業和量化生產,否則很難有可持續的銷售模式。 ”曾修權坦言,如果想批量地做下去,需要更多的資金投入。

            需要更多的資金,是很多非遺傳承人探索網絡銷售時遇到的問題。專注于金山農民畫產品生產的金興健也有這方面的顧慮。“我們也想過通過抖音、快手這樣的平臺直播帶貨,但是考察之后我們發現,投資是非常大的,收益并不是那么快就能回籠。 ”金興健經營的上海也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生產以農民畫元素為基礎的“周邊產品” ,他們正準備嘗試在微信上進行產品銷售,至于社交視頻平臺,他們還沒有嘗試的打算。

            近年來,一些試圖幫助民間手藝人運作網絡視頻傳播的團隊開始出現,比較成功的是隸屬于杭州字節無窮科技有限公司的奇人匠心,這個致力于“傳播中國手工藝人手藝,傳播東方美學文化”的團隊幫助手藝人錄制視頻,并在社交視頻平臺上推廣。

            今年63歲的竹編藝術家張心榮就是最早與奇人匠心合作的手藝人之一。在有著將近兩百萬粉絲量的“竹編技藝大師(奇人匠心) ”的抖音賬號中,“張爺爺”的竹編作品從來都是受歡迎的熱門,其中,一條有關他制作竹編工藝品的視頻被點贊了九十五萬次。“我覺得這種形式很好,讓大家對竹編文化有了更多的關注。 ”張心榮表示,自己對網絡上的視頻、直播并不是太了解,但有人幫助他們,能“弘揚我們的竹編文化” 。

            除了專門的運作團隊,視頻和直播平臺也在加大對民間文藝的流量支持。2019年4月,抖音短視頻平臺啟動了“抖音非遺合伙人計劃” ,快手也在當年發布了“快手非遺帶頭人計劃” ,以此支持非遺的發展。據統計,截至今年4月中旬,抖音上“非遺合伙人”話題下的短視頻播放量達到16 . 6億。

            然而,大部分的民間手藝人要想在社交視頻平臺上獲得流量,仍然是不容易的。“看起來挺熱鬧,但實際做起來還是很難,培養一個賬號需要有成熟的團隊,甚至有時還被告知需要購買流量。 ”楊慧子表示,據她的觀察,單槍匹馬的手藝人一般“很難做起來” ,對于一些上了年紀的民間藝人,錄出一個完整的視頻都有難度。楊慧子認為,平臺的流量支持力度應該更大一些。

            而對于曾修權來說,他要做的,是先申請到“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的稱號,對他來說,官方的認證會更有“說服力” 。

            “我像很多非遺傳承人一樣,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著喜歡的事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讓非遺更加立體地活在當下。 ”曾修權說。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
          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